職業教育信息網

Vocational education information network


鄉村振興背景下農業職業教育的機遇、挑戰與應對

张成涛 等

一、鄉村振興戰略爲農業職業教育發展帶來新機遇


(一)鄉村振興戰略對農業發展提出了新要求



一是,農業發展的優先地位得以確立。“加快實現農業農村的現代化”是對農業未來發展的新定位,“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確立了農業發展的戰略地位。通過頂層設計實現農業與農村的協調發展,能夠發揮兩者的相互促進作用,實現兩者的協同發展。


二是,農業的發展有了新定位。鄉村振興要求加快推進農業由增産導向轉向提質導向,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具體表現爲:其一,農業結構優化,加快糧經飼統籌、種養加一體、農牧漁結合的現代農業,促進農業結構不斷優化升級;其二,壯大特色優勢産業,提升農産品的品質和附加值,創建特色農産品優勢區,建立特色農業産業集群,塑造現代頂級農産品品牌;其三,培育提升農業品牌,實施農業品牌提升行動,加快形成以品牌爲核心的農業品牌格局。


三是,農業發展將有新舉措。其一,推動農村産業深度融合,以制度、技術、商業模式的創新爲動力,培育新産業、新業態,推進農村一二三産業的交叉融合;其二,強化農業科技支撐,加快農業科技進步,提高農業科技成果的轉化水平,引領農業轉型升級和提質增效;其三,建立現代農業經營體系,構建家庭經營、集體經營、合作經營、企業經營等多種形式的新型農業經營體系;其四,大力發展現代農業服務體系,爲農業的轉型提供配套服務;其五,提供資源要素的有效支撐,大力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和專業化人才,爲農業發展提供人力支持;開辟融資渠道,提升金融服務水平,爲農業發展提供資金支持;其六,加大政策供給力度,爲農業轉型升級提供有力的政策支撐。


(二)農業的轉型升級爲農業職業教育


帶來發展機遇


一是,農業職業教育發展的空間得以拓展。鄉村振興與農業現代化進程的疊加將加速農業與二、三産業的融合,爲農業職業教育的發展開辟新的空間。二是,農業職業教育發展的資源得以豐富。目前,國家和地方政府紛紛出台鄉村振興的實施政策,政策的彙聚爲農業職業教育的發展帶來正向預期:政府將更加重視農業職業教育,農業職業教育能夠獲得更多的發展資源;隨著政策體系的不斷完善,將會有更多優惠政策落地。資源的彙聚能夠推動農業職業教育資源的配置更加優化,爲未來的轉型升級、後續發展提供支撐作用。


二、農業職業教育面臨多重挑戰


我國農業職業教育對現代農業的支撐作用仍然有限,且面臨諸多挑戰與不確定性。

(一)農業人才培養的任務驟然加碼



农业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专业人才的支撑,新型职业农民将是现代农业建设的主导力量,新型职业农民自然也是农业职业教育重点培养对象。2017年农业部《“十三五”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發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国新型职业农民总数超过2 000万人。这就意味着2015至2020年间,每年要新增146万名新型职业农民;而2010至2015年间,平均每年新增的新型职业农民仅为该数的一半,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2 000万的数字已然庞大,它却仅占农业从业人员的5%左右,其余95%的农业从业者也有接受职业教育或者培训的需求,满足这些需求也是农业职业教育的责任。


目前,我國農業從業人口的整體素質不高,難以適應現代農業建設的需要。據全國第三次農業普查數據顯示,2016年,農業生産經營人員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占到勞動力資源總量的91.8%,高中文化程度占7.1%;大專及以上文化程度僅占1.2%;與2006年全國第二次農業普查的數據相比,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比例增加了2.7%,高中文化程度比例降低了2.7%,大專及以上文化程度人口比例與2006年相當。也就是說,經過十年的發展,農業從業人口整體的受教育程度陷入了不升反降的怪圈。

(二)農業職業教育體系有待于進一步完善



《“十三五”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發展规划》指出,我国基本确立了教育培訓、规范管理、政策扶持“三位一体”,生产经营型、专业技能型、专业服务型“三类协同”,初级、中级、高级“三级贯通”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制度框架。从整体来看,职业农民培育制度框架仅完成了整体的架构,而自身体系的构建并不完善,并且尚未与其他体系建立有效的连接。从宏观层面来看,农业职业教育体系的构建需要农业农村部与教育部协同推进,目前这种协同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农业职业教育体系的主体应包含普通高等院校,中高等职业院校的涉农专业以及与之相关的专业,这些主体的教育资源仍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尚未建立起相应的沟通衔接机制;农业职业教育体系仍未打通职前、职后的界限,培养、培训、资格认证一体化的机制尚未建立。因此,农业职业教育培訓体系的主体、资源、机制的协同程度与农业發展的现实要求仍有较大差距,体系构建任务依然艰巨。


(三)農業職業教育整體力量薄弱,


發展動力不足


农业职业教育是面向农业的职业教育,因此,我国农业职业教育的發展水平与农业的地位紧密相关。受到农业长期不被重视和历史欠账较多的影响,农业职业教育整体發展水平仍然不高。


1.职业院校农业类专业的整体發展水平不高。農業職業教育的主要載體是縣域中等職業學校,從全國整體情況來看,縣級財政對中等職業教育的投入遠不如市級、省級財政,由于投入總量的限制,縣域中等職業教育的整體投入不足。


2.職業院校離農、去農的現象突出,非農化特征明顯。受多种因素的影响,综合化转型成为职业院校發展的主流选择,农业职业院校也不例外。目前,职业院校發展所需的资金主要依靠政府财政拨款,招生规模成为财政拨款的主要依据,农业类专业招生的吸引力难以短时间内得到提升,在这种情况下,数量众多农业类专业被削减或者压缩,职业院校离农、去农的现象突出。据各行业部门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各类中等农业职业学校仅剩237所。中职农林类涉农专业招生人数从2010年的110.4万逐年递减,到2016年减至29.3万。办学目标定位和發展方向背离了乡村振兴战略需求。


3.農業類專業生源不旺,生源質量不高。通常情況下,農村學生的求學目的就是爲了擺脫農業,主動報考的意願低,農業職業教育整體的生源質量偏低也就不可避免。據國家統計局的調查顯示,新生代農民工有76%不願再回鄉種地,有85%從沒種過地,務農農民尤其是青壯年農民急劇減少,務農意願的持續嚴重不足,客觀上加劇了農業職業教育生源短缺的困境。


(四)农业职业教育的發展水平难以


適應農業現代化的需要


产业融合是现代农业發展的重要目标,这一方面会增加复合型人才的需求量,同时,产业链的延长对专业化人才培养精准和精细程度提出更高的要求。然而,传统的农业职业教育无法满足这两方面的要求。


1.理念滞后于现代农业發展的需求。现代农业的發展趋势集中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现代农业把产前、产中和产后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其二,现代农业一、二、三产业融合發展。“对接产业、服务产业、提升产业、引领产业”是农业职业教育服务现代农业發展的基本要求,因此,农业人才培养应转向適應農業与装备、技术、信息、生态、文化深度融合的复合技能型人才,农业人才需求的结构已发生变化。


2.教學設施對現代農業職業教育的支撐不夠。衆所周知,職業教育的培養成本高于普通教育,但從目前的教育經費撥款情況來看,職業教育的生均培養經費撥款低于普通教育,農業類職業院校或者農業類專業的弱勢地位決定了資源分配的弱勢,使教學資源的整體投入受到限制,教學設施的配備和更新滯後于教學需求。“開展的教學活動只能算作‘教學演習’”,教學與實踐操作之間仍有較大差距。


3.教学水平与现代农业發展的要求差距显著。从理论上讲,我国农业职业教育的转型应与农业转型基本同步,实际上,我国农业职业教育的转型滞后于农业现代化的转型。我国农业职业教育的师资队伍建设、教学改革等方面的进展缓慢,加之生源质量下降、教学设施老旧、教育理念落后等多重因素的叠加,农业职业教育的教学水平未得到显著改善,与现代农业發展需要之间的差距明显。


三、農業職業教育應對農業轉型升級的策略


(一)更新农业职业教育發展理念



目前,农业职业教育整体上处于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型期,农业發展理念的转变是引领农业职业教育转型的重要前提。


1.農業職業教育應貼近現代農業的轉型升級。现代农业与二、三产业间融合發展的趋势更加突出,因此,现代农业發展对“生产经营型、专业技能型和专业服务型”等类型人才的需求激增,人才需求的数量与结构都将发生变化。农业职业教育应尽力消除与农业生产实践脱节的惰性,密切关注现代农业的转型升级,以服务现代农业的转型升级作为改革發展目标,实现从“简单培训”到“精准培育”的转变;贯穿产前、产中、产后整个生产链条,提高与现代农业發展需求的适切性。


2.農業職業教育應加強與外界的互動。农业职业教育应加强农业职业教育与农业培训之间的沟通,建立流动转换机制,使得有需求的学员能够在职业教育与培训之间顺畅地流转,获得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农业职业院校必须打破关门办学的封闭传统,主动深入农业發展的一线,积极对接政府相关部门、农业企业、职业培训机构等利益相关者,充分吸收和整合多方社会资源,从而取得更大的發展。


3.农业职业教育应与区域农业發展相结合。农业职业教育应主动融入区域农业發展已成为共识,各地农业职业教育的發展应与当地区域所承担的农业生产布局相匹配。通过發展定向农业职业教育,遵循因地制宜原则、因事设班原则和因人定教原则,选择适切的人才培养模式。提高农业职业教育服务区域农业發展的针对性,进而实现与区域农业的协调發展。


(二)完善農業職業教育體系



目前,我國農業職業教育體系構建的現實與目標相差甚遠,農業職業教育體系的構建應從以下方面著力:


1.農業職業教育體系應加強多主體參與。農業職業教育主體包括開設涉農專業的中等職業學校與高等院校、農業科研院所、農業企業、農廣校、農技推廣部門,農業職業教育體系建設需要上述主體積極參與,並整合“全國農業教育專業、師資、科研、實訓、就業等資源,”使其能夠切實發揮協同作用。


2.農業職業教育體系需要建立協同機制。农业职业教育体系的构建应坚持体系化發展的道路,仅靠农业职业院校和涉农专业的单打独斗难以实现目标,仍需要通过完善机制来撬动和激活多方主体的教育资源来实现:一要建立“农、科、教”协同發展的机制,二要建立多主体协同的机制,三要完善市、县、乡、村四级农业职业教育联动机制,四要建立高级、中级、初级“三位一体”的衔接机制,五要推进农民职业资格认证体系建设,实现与农业职业教育、培训的一体化衔接。


(三)改革農業職業教育的人才培養模式



農業職業教育的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應堅持“學”“用”結合的原則,積極運用互聯網基因改造傳統人才培養模式。其一,建立和完善教學資源平台,通過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等技術建立教學資源平台,確保教學資源平台的多維資源按需化、運維操作便捷化、過程監管全程化。其二,擴大混合式教學的實施範圍,挖掘“線上”教學資源的優勢,實現與傳統的“線下”教學模式的有機結合,提高教學效率。其三,堅持“學”“用”結合的原則,“實用”“貼近生産”仍是人才培養模式改革的首要原則。其四,做強、做優教學的線上教學指導,農業職業教育學用結合的特征使得及時性的教學指導成爲必須,通過教學資源平台的支持,使得學習者能夠在實踐中與教師進行即時溝通與互動,生産過程中遇到的難題能夠及時得到指導和解決,進一步提高學習的實用性與針對性。


(四)完善农业职业教育转型發展


的政策支持體系


其一,进行政策支撑体系的顶层设计,教育部与农业农村部应通过签署农业职业教育部际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进农业职业教育的开展,促进农业职业教育与培训一体化的实施;其二,建立稳定的经费投入保障机制;政府应设立农业职业教育专项资金,并且保证财政拨款及时足额拨付;同时,建立农民职业教育资金增长的机制,使得农业职业教育资金能与财政收入的增长保持同步;优化农业职业教育资金的使用结构,提升资金使用效率;通过出台财税等一揽子优惠政策,引导涉农企业积极参与农业职业教育事业,拓展资金的来源渠道;其三,完善法律保障体系,应在《职业教育法》中增加关于农业职业教育的条款,在法律层面确立农业职业教育管理模式及运行机制,明确各利益相关者在农业职业教育中的权利、责任与义务,为机制的构建与实施奠定法律基础,以强有力的法律为农业职业教育的發展保驾护航。


(五)加強農業職業教育的理論研究


轉摘《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9年第3期。如有侵權請聯系小編刪除。郵箱:310019682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