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教育信息網

Vocational education information network


新中國成立70年來職業教育思想的回顧與思考

作者:樓世洲

摘 要: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對職業教育思想認識和實踐的曆史演變,深刻地反映了我國探索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職業教育體系的曲折過程。回顧70年來我國職業教育思想的演變過程,主要经历了新中國成立初期職業教育思想的形成與发展、職業教育體制的調整和變革、新時期職業技術教育體制的建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建設和發展四个阶段。面向新時代,要創新人才觀,重視應用型人才在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和科技創新中的支撐作用;創新教育觀,全面認識職業教育在教育體系中的地位、作用和功能;創新實踐觀,科學發展馬克思主義職業教育思想,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職業教育不僅是一個可以從不同範圍、不同角度和不同層次描述的極其複雜的概念,還是一個變動中的、發展中的概念。職業教育不僅是與生産勞動緊密聯系在一起、以傳授生産勞動經驗和技術爲主要內容的教育,也是一個改變人的自然屬性自然人、促使其全面發展成爲社會人的過程。
纵观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職業教育思想的曆史演變過程,可以看出職業教育思想是由意識形態和社會生産力發展水平決定的,職業教育思想的演變與馬克思主義職業教育思想內涵的豐富以及社會生産力發展的性質緊密相連。一方面,認爲職業教育不僅是勞動力再生産的重要手段,而且還通過勞動對象、勞動手段的改造來推動生産力的發展。另一方面,職業教育的目的是在加深對勞動對象和勞動手段的理解、掌握相應技術的同時,培養社會主義的思想意識和形成科學的世界觀。

新中國成立70年来我国職業教育思想演变的历史回顾

新中國成立初期職業教育思想的形成與发展
新中國成立後,隨著社會制度發生根本變革,教育的宗旨、目的、任務也有了重大改變。新中國的教育與舊中國的教育有著根本的區別,它必須體現新的社會政治制度、經濟體系和人民大衆的要求與願望。因此,舊教育制度中的職業教育體制遭到否定,其所要解決的就業問題也隨著新社會計劃經濟體制的建立而徹底消除。
1949年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關于發展各級各類教育的規定中,提出要注重技術教育。教育部提出要徹底改造舊的職業教育,建立社會主義新型的技術教育體系。19504,中華職業教育社開會總結、檢討過去的工作,教育部領導馬敘倫、錢俊瑞等到會,都強調要把新中國的技術教育與舊中國的職業教育相區別。195110,《政務院關于學制改革的決定》頒布,確立了教育爲工農大衆服務的根本宗旨,並形成了以技術教育體系替代職業教育體系的基本框架。這一時期把職業教育理解爲是培養技術專門人才和管理人才的一種專門教育。這是當時計劃經濟體制及新型勞動就業制度下的産物,與一般意義上的職業教育有明顯區別。
職業教育體制的調整和變革
1957年後,我國基礎教育事業快速發展,升學和就業的壓力陡增。國家對高校和中專、技校的發展已盡了最大努力,但歸口性質的部門辦學終究受條件所限,要使不能升學的學生掌握一技之長以便就業,還必須開辟新的途徑。在這種形勢下,國家又重新提倡職業教育。
196310,周恩來總理召集有關部委負責人討論中小學教育和職業教育問題。19641,教育部召開工作會議,根據中央與劉少奇同志的指示,確定實行兩種教育制度和兩種勞動制度,試辦半工半讀學校。這一職業教育制度堅持教育與生産勞動相結合,開展教學體制改革。半工半讀教育也同時被推行到高等教育中,上海創辦了一所半工半讀的新型高等學校——業余工業大學,江西創辦了共産主義勞動大學。196547日起,人民日報開辟專欄,開展怎樣辦好半工半讀、半農半讀的新型學校的討論。至1029日結束,共刊出15,發表了許多學生、家長、教師、教育行政幹部的來信、文章,介紹了各地試辦半工()半讀學校的經驗。但是,隨著文革的全面爆發,這一教育體制改革無果而終。
19665月開始的文革”,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受新中國成立以来最严重的挫折,教育領域也受到了極大破壞。中等專業學校和技工學校停止招生4年之久,职业学校尤其是農村职业中学被全部撤销。直到1971年的全國教育工作會議後,才恢複中等專業學校和技工學校的招生工作。雖然到1976年這兩種學校的辦學規模基本恢複到了1965年的水平,但由于辦學條件沒有達到要求,並且教學以政治爲中心,專業課教學被嚴重消費,教學質量根本無法保證。
文革期間的教育革命以教育生産化運動爲主題,在基礎教育領域全面廢除數理化生地等基礎理論課程,所有中小学只开设政治思想教育、農业基础、工业基础、革命文艺、军事体育和生产劳动等课程,農业基础以農谚和家活爲主體,工業基礎以三機一泵爲核心。這種做法表面上是把所有的基礎教育都變成了職業教育,實際上是錯誤地將簡單的生産教育和勞動教育看成是職業教育,並且這場教育生産化運動的核心是思想革命,是培養所謂又紅又專的革命事業接班人。這一時期可以說是徹底消除了雙軌制痕迹,然而也徹底抹掉了職業技術教育。職業技術教育發展的削弱,直接导致工農业技术人才的严重缺乏。
新時期職業技術教育體制的建立
197610月粉碎四人幫,各級各類教育開始逐步走向正軌。1977年底,高等學校招生考試恢複,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停止。1978,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揭開了社會主義改革開放的序幕,黨和國家的中心工作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需要大量的技術和應用型人才,教育結構與經濟建設之間的不適應性充分顯現出來。
1978420,鄧小平同志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強調整個教育事業必須和國民經濟發展的要求相適應。教育部在會上提出了調整教育結構,建立新的基礎教育體系的政策措施。1980,國務院批轉教育部、國家勞動總局《關于中等教育結構改革的報告》,開始舉辦職業中學,職業中學招收初中畢業生,畢業生實行國家不包分配的三結合就業制度。1981,根據國務院文件的精神,中等教育結構的調整和改革在全國全面展開。
1985527,《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發布,將調整中等教育結構、大力發展職業技術教育作爲我國教育體制改革的一個重點,並且把所有培養專業技術人員、技術工人,以及對城鄉勞動者的教育形式統稱爲職業技術教育。
形成科學的職業教育思想體系,正確、全面地理解職業教育的內涵和外延,對建立新時期的職業教育體系具有重大指導意義。1986,圍繞著這一主題,學術界出現了不同的理解。一些學者認爲職業技術教育包括兩個部分,其中職業教育培養的是初級、中級企業操作工人和低端服務業人員,如職業高中、技工學校就屬于這種類型;技術教育培養的是中級、高級技術和管理人員,如中專和大專就屬于這種類型。一些學者則認爲,與高等教育、普通教育相對應的教育類型就是職業教育,它可以分爲高、中、低三個層次;至于技術教育,它完全是另外一個範疇的概念。在今天看來,雖然爭論的前提已經不存在了,而且這兩種觀點都有一定的局限性,但那場爭論仍然具有一定的價值和意義,可以讓人們更加全面地理解職業教育的基本內涵和概念。
按照《決定》的要求,教育部頒布了新的教育體系,增加了高等與初等職業技術學校,標志著我國新時期職業技術教育體系的建立。1989年初,國家教育委員會開始進行《職業教育條例》的調研和起草工作。1996515,第八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並于當年91日起施行,這標志著我國職業教育進入了有法可依、依法治教的新時期。
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建設和發展
進入21世纪後,國家進一步明確了職業教育的重要性,把職業教育放在更重要的戰略地位,將加快高等職業教育發展作爲整個教育工作的戰略突破口,這一時期成爲改革開放40年以來中國職業教育改革和發展的最好時期。
經過近20年的發展,我國職業教育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悄然崛起。與普通教育相比,職業教育更易受多方面因素的制约。進入21世纪後,隨著高等教育尤其是高等職業教育的发展,受到最大沖擊的是中等職業教育。中等職業教育不僅規模下滑,社會聲譽和教育質量也大不如前,職業學校畢業生的專業和實踐能力都沒有達到應有的水平,導致社會認同度低。與中等職業教育相反,這一時期的高等職業教育得到了迅速的發展。1998,國家教育委員會、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勞動部印發《關于實施〈職業教育法〉加快發展職業教育的若幹意見》的通知,提出國家每年新增的高校招生計劃指標,應主要用于發展高等職業學校教育。獨立設置的高等職業院校,2000—2001年就從184所增加到386,一些普通高校也紛紛設立高等職業技術學院,高等職業教育進入持续高速发展的时期。
在高等教育走向大衆化的趨勢面前,職業教育要向何處發展?世界銀行亞太地區人力開發部19991130日發布了《21世紀中國教育戰略目標》的報告,提出中学阶段应实行普通教育、職業教育应在高中之後进行的主张,认为今後20年內中國應當把中等職業教育的比例減少爲零。國內也有學者斷言,隨著社会生产力的提高,以及工農业生产领域科技含量的增加,职高毕业生的社会适应性只会越来越差。隨著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基礎教育的普及以及人們追求高等教育的需求上升,中等職業教育似乎已經完成了曆史使命,其教育層次必將呈現高移化特征,至少部分高移是可取的。職業教育層次高移化的主張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到職業教育政策的調整,教育部領導在2001年的全国職業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应积极稳妥地把高中阶段職教向高中後職教推移,在更高的文化教育基础上開展職業技術教育,認爲這是大勢所趨。
但是,國內職業教育界和産業界對世界銀行報告的觀點提出質疑,指出世界銀行觀點的依據來自對勞動生産率和受教育年限的調查分析,認爲高中階段普校生的收益率比職校生高。即便是如此,也不能得出中等職業教育不能辦的結論,而且也不乏部分國家的反例。目前我國生産技術含量、組織方式、自動化機械化程度不同,對人才層次、類型和規格的需求多樣化,虽然隨著生产工艺技术的提高,生産企業的低技術層次就業崗位將逐漸減少,但仍然会以初级技术岗位爲主體,而且資本密集型的低端服務業仍然是第三産業就業的主體。因此,在相當長的時期內初中級技術人才在我國仍然有巨大的需求,我國要通過經濟增長方式轉變和産業結構調整實現經濟和社會可持續發展,仍然需要保持穩定的中等職業教育規模。
從另一個角度看,高等教育規模總是有限的,不可能人人都上大學,也不需要人人都上大学。高等教育是以通识教育爲主體,強調整體素質的提高,即使是高等職業教育,由于只有23年的專業教育,而且普通中學的畢業生根本沒有專業實踐基礎,因此學曆層次的提高並不能有效提高專業水平和實踐能力。此外,根據勞動力市場分割理論,高等教育與中等職業教育的畢業生是處在兩個不同的勞動力市場,兩者是一種就業市場補充,而不是一種替代。正因爲如此,高等教育大衆化导致近年来大學生就業難的現象愈演愈烈。盡管可以探究出多種原因,但無法否認這反映了就業的客觀需求與教育的不對稱發展之間矛盾的尖銳化。社會職業中,一線普通勞動者總是大多數。對他們來說,掌握一專多能的本領以獲得良好的職業生涯才是至關重要的。所以,就業市場的供需結構也決定了我國必須在較長的時期內保持穩定的中等職業教育規模。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不斷探索職業教育改革的發展思路,職業教育已經成爲教育體系中的主體力量,但在迅速發展的同時也暴露出不少隱憂。當前職業教育的發展依然受到社會觀念的制約,要獲得進一步的發展還需要社會的廣泛認同。爲了促進職業教育堅持以服務爲宗旨,以就業爲導向,不斷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我国进一步加大了職業教育的改革力度。職業教育進入了全面提高质量的新阶段,需要解決一系列關鍵性、全局性和基礎性的重大問題。

对新中國成立後職業教育思想几个基本问题的再认识
黃炎培職業教育思想的曆史價值與現代意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按照蘇聯的教育思想與理論,不僅在制度层面通过改进和重建專業技術教育體系取代舊的職業教育體系,而且在教育思想層面全面否定了黃炎培的職業教育思想,认为其代表了资产阶级的教育思想。改革开放後,我們在制度層面重新確立了職業教育體系,也從思想層面重新確立了黃炎培職業教育的曆史價值和現實意義。
黃炎培職業教育思想的主要內涵包括:使無業者有業、有業者樂業的終極教育目的;理論聯系實際、知識與技能並重、手腦並用、做學合一的教學原則;社會化、科學化和平民化的辦學方針;科學性、適應性的專業與課程設置;愛國愛民、敬業樂群、勞工神聖的職業道德教育;人性化的教育制度;關注社會需要和人類個性發展爲宗旨的職業指導體系等。
一方面,要科學地認識黃炎培職業教育思想中的職業功能。黃炎培認爲,“使無業者有業、有業者樂業是職業教育的最基本目的和功能。從教育的功能上看,一切教育形式都具有職業傾向性”,都應按廣義的職業教育原理來制定培養目標與課程體系。但是,社會職業是一個多層次、多類型的複雜體系,既包含以知識爲特征的學術型、管理型和設計及工程技術型職業,也包括生产、管理和服务一线以工艺技能與实践经验爲主體的技能型、操作型及服务型职业。不同职业就需要不同类型和层次的人才,各類人才的培養既有共性更有差異性。因此,職業教育的定位應該是培養技能型、操作型和服務型人才所實施的專門教育。
另一方面,要從黃炎培職業教育思想的具體實踐中更全面地理解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目標和內涵。黃炎培職業教育思想的具體實踐是建立一個社會化、平民化和人性化的大職業教育體系。在他所倡導的職業教育實踐中,既包括建立專門的職業技術學校,也包括面向勞工階層的職業補習教育、職業介紹和職業指導,還包括探索建立普教和職業融合的綜合中學體制。認真總結其職業教育實踐的經驗和教訓,能夠使我們更加全面地認識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所面臨的目標和任務。職業教育對社會經濟的發展需求具有緊密的路徑依賴,每一個曆史時期的職業教育形態都是這一時期社會經濟形態的一種反映。因此,各個曆史時期職業教育能夠得到快速發展,共同特征是要符合實際狀況並能夠滿足國家、社會與學生的要求。
職業教育與職業技術教育的內涵區分
對職業教育和職業技術教育內涵的理解也是我國教育理論界爭論的問題之一。一種觀點以1982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十九條爲依據,主張統一使用職業教育这一称谓。另一种观点则依据《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中已经使用職業技術教育這一名詞,認爲其已經從一般意義上涵蓋了職業教育技術教育的內涵。
前一種觀點認爲,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是其他所有法律、政策的唯一依據。1982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十九條規定:“國家發展社會主義的教育事業,提高全國人民的科學文化水平。國家舉辦各種學校,普及初等義務教育,发展中等教育、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並發展學前教育。這是在我國憲法中第一次使用職業教育的稱謂,制定教育政策時應以憲法爲依據。雖然世界各國對這一問題的認識也很不一致,但只是對稱謂科學合理性的學術理論之爭,許多國家在教育法規中均有明確界定。因此,我國只要在職業教育的稱謂下将所涵盖的教育形式进行界定即可。
後一种观点认为,職業技術教育是将職業教育和技術教育结合在一起。我国现代意义上的職業教育体系是从国外引进的,它在我國經曆了一個曲折的發展過程。根據其發展形勢和層次,可分爲三個階段:一是职业和技術教育合二为一的初级阶段,即實業教育階段;二是職業教育、技術教育相互分离发展阶段,我们称之为職業教育阶段;三是職業教育與技術教育融合成一体的发展阶段,即職業技術教育阶段。在现代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條件下,幾乎所有職業都和技術有關,職業技術教育就成为广泛的職業教育的同义词。
目前,我国職業教育界普遍认为,這兩個名稱只是稱謂上的差異、習慣用法的不同,內涵應該是一致的,沒有本質區別。但是,在國際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1974年曾建議將职业和技术的教育與培训”(Technicaland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TVET)作爲一類教育的綜合性術語,其內涵包括兩大類、四種教育形式,即職業教育與培训、技術教育與培训。因此,“職業技術教育並不等于职业和技術教育。在職業技術教育一体化的指导体系下,我国构建了以职业技术院校爲主體的職業教育体系。这一体系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一是沒有將這類院校在職能上區分爲職業類院校和技術類院校,甚至提出将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界定为職業教育,高等职业技术院校界定为技術教育,將兩種不同類型的教育形式混淆爲兩類不同層次的教育形式。實際上,職業技術院校的分類建設有助于其形成專業集群和辦學特色,從而通過正確的辦學定位提高其辦學質量。二是弱化了職業和技術培訓。我國雖然早就提出職業院校要實行學曆證書+職業資格證書的制度,但是现行的教育体制决定了还是以学历文凭爲主體。实际上,“职业和技術教育職業和技術培訓是现代職業教育体系的一體兩翼”,理應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但在我国的職業技術教育体系中仍然是一主一副”,後者明显滞後于前者,这也是导致我国職業資格證書质量不高的根本原因。
職業教育與教育與生产劳动相结合及勞動教育的關系
教育真正呈現它的生産力功能,唯一标志是培养出适合时代需要的、高质量的劳动者。教育與生产劳动相结合,是馬克思主義教育思想的基本原理之一,也是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基本教育方針,具有丰富的内涵和意义。新中國成立以来,對這一原理的認識和實踐不斷深入。
從認識層面看,我党将教育與生产劳动相结合提高到了教育方针的高度。从实践角度来看,创造性地发展了许多有利于教育與生产劳动相结合的途径和形式。尽管在执行过程中,不斷受到左傾錯誤思想的幹擾,但在實踐中以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和經濟建設爲中心,探索教育與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有效途径,對于改造封建的和資産階級的舊教育、建立新民主主義的新教育,對于培養有社會主義覺悟的、有文化的勞動者具有重大意義。
改革开放後,我党将教育與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思想提高到新的历史高度,鄧小平同志提出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産力”,教育與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以教育必須爲社會主義建設事業服務爲根本目標,形式得到创新與发展。一是建立现代職業教育体系,同时在普通教育大力发展综合技術教育,這是新時期教勞結合實踐的重要特征之一。二是社會實踐活動的大力推廣,90年代後学生通过参加社會實踐,在實踐中了解國情,了解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實際的作用不斷顯現;当前又重新提出在中小学開展勞動教育,通過勞動樹立正確的勞動觀、養成愛勞動的習慣、培養基本的勞動技能。三是教學、科研和生産的三結合”,成爲高等教育教勞結合思想實現創新發展的新形式。高等院校的産學研結合和高等職業院校的産教融合”,無論在深度、廣度和規模上都達到了空前的高度。
面向新時代,现代職業教育体系如何將面向社會需要的教育促進人全面發展的需要的教育有機融合?如何將社會實踐勞動教育納入發展體系之中,更好地體現教育必須爲社會主義建設事業服務的根本目標?高等院校的産學研結合和高等職業院校的産教融合如何成爲一個整體的制度體系,形成以生产企业爲主體的科技研发、技术创新和工艺精湛一体化的创新平台,從而構建高素質人力資源開發和利用的新機制?要對上述問題做出回應,必須從中國的實際出發,繼續創造性地發展馬克思主義教育思想,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職業教育思想体系。

对新时代職業教育思想体系变革與创新的再思考
为了加快发展现代職業教育,2014年国家出台了《现代職業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提出要牢固确立職業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2019年又出台了《国家職業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簡稱職教20”),提出七個方面20項政策舉措和具體指標,要求2022,建立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互沟通,體現終身教育理念,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職業教育体系。而要實現這一目標,“解放思想、勇于探索是關鍵所在。
創新人才觀,重視應用型人才在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和科技創新中的支撐作用
發展是第一要務,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發展目標的實現、創新動力的形成,從根本上必須依靠人才資源。應用型人才作爲我國人才隊伍中的骨幹力量,在建設人力資源強國中的重要地位日益顯現,是我國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人力資源支持,對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和科技創新起著重要的支撐作用。
我国社会和教育界对職業教育的偏见和轻视根深蒂固,若不改變或扭轉,職業教育不可能健康发展,經濟增長必將受到拖累。深入分析這一困境形成的原因,一是現有的教育選拔制度和教育層次設計,限制了職業教育的发展;二是社會勞動用工制度和勞動力就業市場的分割現實,决定了職業教育对改变个人社会阶层和地位的功能明显弱于普通教育;三是企業生産重數量、輕質量,不注重通過質量的提升獲得消費者的口碑,不注重工藝技術的改進和提升,不注重産業工人隊伍的建設,使得職業教育产教整合机制不能有效開展,众多的校企合作项目僅停留在劳动用工层次。
職業教育体制的变革,既要实现教育体制内職業教育体系的改革和创新,還要依賴于勞動用工和就業制度的改革和創新。相對于普通教育,職業教育制度变革对科技、经济、生产和社会变革有更加明显的路径依赖。因此,職業教育思想变革和创新的首要问题是使全社会达成应用型人才具有重要作用與地位的共识。
創新教育觀,全面認識職業教育在教育體系中的地位、作用和功能
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是我国现代教育发展的两翼,但兩翼並非總是平衡發展。在現行的教育體系中,職業教育始终处于教育选择的末端。虽然国家一再强调職業教育的重要性,出台多種鼓勵性政策,但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始终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的融合已成为现代教育发展的重要趋势,如果不能成爲一種平等的教育類別雙向選擇,這種融合發展的機制就無法真正實現。
職教20中提出,在全面构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互动立交桥的同时,要系統構建從中職、專科、本科到專業學位研究生的培養體系,滿足各層次技術技能人才的教育需求,服務一線勞動者的職業成長。這一重大改革舉措必須強化以实践教学的主导地位及职业岗位的针对性来确定職業教育的目标、任务與形式”,不能偏離符合職業教育的人才成长特征這一要求。更爲重要的是,要提高我国職業教育的地位,僅靠提高办学层次是不够的,關鍵是職業院校能否形成辦學特色和辦學優勢。
長期以來,我国并未对职业院校进行職業教育和技術教育的类别区分,也沒有形成相應的質量標准和專業體系,导致职业院校的课程体系、培养模式等與普通高校趋同,尤其是推行“2+2”專升本的試點院校。同時,以學曆爲導向的指導思想具有不可動搖的地位,雖然目前國家已經開始推進1+X證書制度試點工作,一主一輔的現象還沒有得到根本性改變。從根本上說,職業院校應該以資格證書爲主導,而不能以学历或学位为主导。职业院校要通过提供社会高度认同的職業資格證書,爲社會培養複合型的應用技術人才。職業院校學曆教育的重點是職前的職業適應性教育,其目標是提高對職業崗位的適應性。因此,學曆教育要根據就業崗位的需要,而不是學曆越高越好。
創新實踐觀,科學發展馬克思主義職業教育思想,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職業教育体系
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職業教育体系,必須在改革開放的前提下大膽探索新的發展模式。在這一總體思想指導下,我们就可以破解職業教育发展中的诸多难题。比如,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现在是单向流动,要實現雙向流動是否可以建立兩類院校互爲補充的招生考試體系,探索學術類和技術類不同的人才選拔制度,而不是職業院校始終處于招生鏈的末端。又如,是否可以建立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课程互修机制,普通教育通過短學期或暑期學校的形式爲職業院校學生提供通識課程,而职业院校承担普通教育中的勞動教育和综合技術教育。

職業教育发展與社会经济发展紧密相关,两者之间存在着互为作用的路径依赖关系。職業教育发展路径的选择要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出发,建立在與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基础之上。我国是後发展中国家,經濟和産業結構的多樣性將長期存在,也就是說勞動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産業在很長時期內仍然是我國的基礎性産業,中小型民營企業仍然是勞動力就業的主體。在社會仍然需要大量低端産業工人的現實下,实施过度的高学历職業教育会造成就业市场供求关系的扭曲,導致新的結構性失業困境。因此,僅僅依靠职业院校的学历教育体系是无法完成高素质应用型人才培养的,還必須通過個人在職業生涯過程中的不斷積累來提高其職業能力和素養。而職業培訓的重點正是職業的發展性培訓,這就需要建立適應職業發展和職業變更的社會化培訓體系,以及促進職業經驗積累和職業能力發展的在職培訓體系。目前我國這兩方面的體系建設都存在困境,社會化的培訓機構過度追求經濟利益而公益性嚴重不足,産業工人的在職培訓提高缺乏制度和體制的雙重保障。因此,積極引導職業院校建立面向社會的職業資格培訓體系,努力培育一批具有公益性質的社會化培訓機構,推进企业参與職業教育,培育産教融合型企业,建立新型學徒制和在職研修制度,大力培育和弘揚工匠精神等,都是建设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職業教育体系的重要内容。

文章转自《教育與职业》。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郵箱:3100196828@qq.com